关灯
护眼
    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九十四阶巅峰的半祖,只是精神力从体内爆发出来的瞬间,便有一种整个宇宙都在颤动的感觉。

    在场的不灭无量,只感觉神魂要被震出躯壳。

    体内神气和规则无法运转。

    “哗——”

    第四儒祖犹如天地间唯一的“神圣大日”,浩然神道完全绽放,光耀千古,驱灰海,而慑心灵。

    随灰雾被驱散,百丈外,孟凰娥的身形变得清晰。

    她一身红衣,鲜艳似寒冬腊梅。

    长袖,宽大如云,盈盈一挥间,整个空间都被移动,裹挟飞来的浩然神气和精神力光束,反向第四儒祖压了过去。

    太强势了!

    不仅化解一尊九十四阶巅峰半祖的攻击,更将攻击操控,转化为属于自己的力量。

    尽管她是孟凰娥的模样,但,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就是冥祖!”

    “哗!”

    第四儒祖在身前,撑起一幅画卷。

    画卷上,是北泽长城。

    这是他去北泽长城的时候,在星空中遥望,心中有感,于是绘下。

    画卷迎风招展,在空间压过来的瞬间,一座真正的浩然悠长的北泽长城,从纸张上飞出,横绝天地。

    墙体高耸,古韵无边。

    一座座烽火台像一座座战城。

    空间被压住,浩然神气和精神力扭缠成的光束被挡住。

    “轰隆!”

    两股力量同时崩塌,化为能量风暴。

    刺啦一声,第四儒祖身上儒袍四分五裂,长发散乱。处于半混沌状态的身体,被冲击得倒飞出去,消失在灰雾中。

    他的肉身,在之前的阵法世界中就毁掉,化为血雨。

    但精神力达到他这个层次,肉身已经不重要,只需一念,就能凝聚出一具强度还不错的血肉之躯。

    望着孟凰娥傲然绝代的身影,张若尘、荒天、商天、孟奈何皆心头巨震,挥袖间,便让一尊半祖巅峰如此狼狈,她的战力这是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始祖?

    不可能,不能接受。

    再强也不该分身都达到始祖的战力高度。

    若真如此,古往今来那些影响后世无数年的始祖,将情何以堪?

    “知道背叛者是什么下场?”

    孟凰娥一步步向前,一步一莲花,目光落在乾达婆身上。

    乾达婆唤出黑木杖,横放胸前,神色淡然:“从未臣服过,何谈背叛?”

    始祖又如何?冥祖又如何?

    “轰!”

    黑木杖在手中转动一圈,重重击在地面。

    乾达婆精神气刹那间攀至巅绝,身体硬朗不输武道修士,一根根白发似银色天河飘动在虚空,眼神锐不可当。

    黑木杖下方,灰色的大地快速裂开。

    裂缝中逸散一道道光芒,像极光一般绚烂瑰丽,

    地底似乎装着蓝绿色的光源。

    一座直径万里的阵法神轮,撑开灰土,缓缓从地底升起。神轮上,每一寸,都编织有上亿道阵法铭纹。

    “这里是情山,是我的地盘。我在这情山下,编织了一座梵火归元阵!此阵,即为始祖准备,也为我自己准备。焚不了始祖,便焚自己,总比落入始祖手中受尽折磨,或沦为傀儡要强。”

    “冥祖,我欲战你久矣!”

    乾达婆左手向前一指,直径万里的阵法神轮运转,煌煌梵火升起,遍布阵法内的每一处空间。

    亦如她燃烧的内心。

    张若尘暗暗惊讶:“这乾达婆年轻时,难怪能够与六祖、地藏王结交,天资高得吓人,连迦叶佛祖的梵火都参悟出来。”

    “自古以来,除了迦叶佛祖,就只有她修炼出梵火。”荒天道。

    商天道:“这梵火归元阵,比情字符都更可怕,看来乾达婆最厉害的,依旧是阵法。精神力巅绝的存在,在他们的地盘,果真是后手无数,武道半祖必须避退。”

    孟奈何苦笑不已,知晓自己和乾达婆的差距,从未缩小过。

    年轻时,不是对手。

    现在更不是对手。

    “轰隆!”

    在梵火涌出来的瞬间,手持玄黄戟的昊天,已是斩断一条条灰雾河流,劈落到孟凰娥的头顶。

    他和第四儒祖、乾达婆不一样。

    他是武道半祖,不惧近身搏杀。

    只要摧毁孟凰娥的肉身,冥祖便失去承载力量的傀儡。

    孟凰娥抬起手掌,接昊天全力以赴的一击。

    小小手掌,掌心却是整座冥海,广阔何止亿里,将玄黄戟的力量,全部都收聚到冥海内。

    掌心,便是无边世界。

    昊天脸色微变,一只手持戟,另一只手结印,欲要打出“杀生印”。

    孟凰娥眉心的莲花印记,闪烁了一下。

    冥海起波澜,一股祖级的伟力,涌向玄黄戟。

    昊天还没有来得及打出杀生印,就被玄黄戟上传来的力量震得气血翻腾,定不住身形。持戟的手指,鲜血淋漓。

    这样的力量,他没有在始祖之下见过。

    眼前一花,红影闪烁。

    待昊天打出杀生印的时候,孟凰娥的掌印,已经先一步落在他胸口。

    掌印和天罚神铠对碰,铠甲微微凹陷。天罚神光爆发出来,昊天五脏六腑尽碎,身体如同流星一般倒飞出去。

    孟凰娥快若惊鸿,追击上去,两招接触,便是从昊天手中夺走玄黄戟。

    反手一戟,劈向昊天的脖颈。

    眼神冷,轨痕准。

    “哗!”

    一道梵火屏障,从阵中升起,将玄黄戟挡住。

    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

    数十道梵火屏障,挡住了孟凰娥的攻击,为昊天退走争取到时间。

    刚才实在太惊险,纵然昊天还有许多护体底牌,却也不敢保证头颅不会被斩下。

    落到阵法神轮上,昊天双腿弯曲,身体重心下沉。

    “玄黄镇雷霆!”

    他口中大喝,清辉照耀天地,体内响起阵阵雷鸣。无数玄黄色的雷电,向四方涌动,力量和气势再增一截。

    气流,似雷动。

    这是将玄黄神气运转到极点的体现!

    此等状态下,哪怕昊天肉身强悍,依旧会出现自损。

    可以说,“玄黄镇雷霆”的状态,就是拼死搏杀的状态,已经不再计较会不会伤到自身根基。

    孟凰娥将冥海完全释放出来,覆盖梵火归元阵,将阵法对自己的影响,降至最低。

    继而,她衍化出《冥书》八相,身形一闪,出现到乾达婆身前。

    她一只手提玄黄戟,一只手提曾属于宝珠地藏的锡杖,红衣如战旗于风中飘扬,要先将乾达婆重创至失去战力的地步。

    乾达婆哪想到在自己的阵法中,孟凰娥还能自由穿梭?

    见玄黄戟落下,根本来不及避退,只得调动精神力,凝聚山石盾印抵挡。

    这种仓促间施展出来的手段,怎么可能挡得住孟凰娥?

    “噼啪!”

    无数玄黄雷电涌来,挡在乾达婆身前。

    昊天双掌齐出,一手“万龙朝宗”,一手“天荒地老”,与玄黄戟对碰在一起。

    能量涟漪外散,梵火归元阵剧烈震动。

    一招是龙族的最强神通,一招是商天创出的最强神通,对武学天赋登峰造极的昊天而言,这些神通是信手拈来,早已融会贯通。

    挡住了!

    孟凰娥眼神微微诧异。

    就在她诧异的瞬间,昊天身上的天罚神光和玄黄雷电结合,凝成数十条祖龙形态的天罚雷电向她涌去。

    “嘭!嘭!嘭……”

    在无穷战意的加持下,昊天双掌不断击出,各种威震宇宙的神通,接连不断落下。

    有六祖的“五指掌乾坤”,有逆神天尊的“真理无边”,有星桓天尊的“千星连珠”……

    乾达婆调动阵法之力,引数百根梵火光柱,冲破冥海的压制,从各个不同的方向,攻向孟凰娥。

    与此同时,昊天和乾达婆的后方,又出现《冥书》八相的光镜。

    冥河、冥海、冥城、冥国……,种种景象,与孟凰娥显化出来的一模一样,就像照镜子一般,前后皆有。

    昊天和乾达婆心头一沉,以为是孟凰娥的手段。

    要是《冥书》八相,从前后两个方向一起攻来,他们绝对挡不住。

    很快,他们发现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身后的《冥书》八相,其中的“冥城”之巅,站着第四儒祖。

    这是……

    是第四儒祖画出来的《冥书》八相。

    “画八相”飞出去,与孟凰娥显化出来的八相,对撞在一起,似十六座大世界在碰撞,掀起混乱风劲。

    “不愧是半祖巅峰,你们三个,还是有点东西。”

    孟凰娥立身冥海,身形不断挪移,打散一根根梵火光柱,同时还要应对近身攻来的昊天。

    霎时间,她优势尽无。

    梵火归元阵外,灰海之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