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中央空调输送着暖气,身材窈窕的清丽女孩就站在门前倚靠着门框。

        褪去前些天上班穿的黑丝,以及职业包臀裙,御药袋茶音又变成了那个站在湖边,散发着靓丽气息的人。

        她的发丝柔顺又干净,在灯光的反射下,总有种泛着淡青色的润泽。

        “我真的是要来道别的。”

        在短暂的怔然之后,御药袋茶音从他奇怪的话中反应了过来,再次给出肯定答案的同时,轻声解释起来:

        “虽然你可能会误会,好像是我在以退为进,隐喻的让你挽留我,但其实并不是,我已经把行李收拾好了。”

        她就站立在门前,没有要跨越进门的意思,仿佛门框的线就是禁地。

        声音也一如既往的自然。

        只是那道闪烁的目光,特别是和他对视的时候,总有种逃避的感觉。

        “既然你真的想要搬走,那也不差这点时间,坐下来说会儿话再走吧。”

        源赖光摸了摸下巴笑着说道。

        他看了眼时间,才刚刚过了晚上十二点钟,这个时间对他来说已经很晚了,但对很多人来说才刚刚开始。

        而站在门前的御药袋茶音目光闪烁了番,最终迈过了那条禁线,还顺手微微转身将房间的门给合拢起来。

        咔哒——

        这是反锁的声音。

        源赖光意外的看了她一眼。

        御药袋茶音面色坦然。

        “您的父母都在旁边,要是突然来您的房间,可能会有不必要的误会。”

        “但就以他们今天看到的情况,好像半夜锁上门才是正常的展开方式。”

        源赖光好笑的说着,终于从御药袋茶音脸上看见了蹙眉的神情,但也只是用手指了下自己的床:“坐吧。”

        御药袋茶音闻言不禁迟疑了下。

        她的视线挪到了床上。

        来回打量着蓝色的床单,不放过一个角落,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踪迹。

        “房间里没有多余的椅子。”源赖光看见了她的犹豫,解释了句后直接说道:“才换的床单,你坐在床尾就好。”

        听到这,御药袋茶音才稍微放心了些,但还是在床尾的地方掀起了一角被子,缓缓坐下去的同时又问道:

        “为什么不能是我坐在书桌前?”

        “因为我刚才在弄论文,现在还差些格式没弄好,我得弄完之后保存。”

        听完源赖光的回答,御药袋茶音循着声音望了过去,就看到了他身前微微亮光的笔记本,以及编辑文档。

        床尾跟书桌的距离并不远。

        或者说是很近,近到她虽然坐在这里,却能闻到源赖光身上的味道。

        所以也就看见了他在笔记本上编辑的文档,以及最上角的标题名称。

        可一看她整个人的眼神都变了。

        “源君可别想告诉我,像你这种身份的人,竟然还在为大学的毕业论文耗费精力,甚至连半夜都还在学习。”

        在她的视线里,是真的看到了一堆的学术用语,以及查询各种资料的链接,很明显是真的有在写论文的。

        但这就让她感觉非常违和了。

        很难想象,一个京都放送局的专务取缔役,这种能上电视的人物,还在家里半夜自己写大学的毕业论文。

        这就跟你已经百人斩的朋友,一脸深情的说他的真爱在上国中一样。

        不仅让人震惊,还格外的荒谬。

        “难道对我就不能有点好印象吗?”

        源赖光已经转过了身,整理着本来写出来的排版,毫不在意的说道:

        “身份地位跟这没直接关系,哪怕是住在首相官邸的人,恐怕也要抽空读书,我这层学生的身份还没丢掉。”

        在什么阶段就做什么样的事。

        把学业完成不仅是对原身曾经的努力有了交代,也是对父母的负责。

        御药袋茶音闻言目光闪烁。

        但她还是保持沉默,做一个合格的花瓶,等着源赖光弄完他的东西。

        话音落后房间里就安静了。

        只剩下微不足道的暖气还从管道里输送进来,除此之外就是鼠标声。

        因为背对的原因,所以御药袋茶音确定他看不见自己,第一次进源赖光的房间,她略带好奇的打量起来。

        很干净,这是第一印象。

        家具都很低调奢华,跟客厅和自己房间里没什么不同,除了床更大。

        房间里也没有奇怪的味道,桌子上没有成人杂志,地板上面和垃圾篓里更没有皱巴巴还颜色泛黄的纸团。

        但她觉得源赖光也不该有。

        毕竟他身边的女孩很多,如果还有纸团的话,就要怀疑某些问题了。

        手指摩挲着柔软的床褥。

        御药袋茶音总有种心理作用,好像她的床褥,没有源赖光的更柔软。

        低着头微微出神了会儿。

        又过了几分钟,她终于从刚才那种奇怪的状态退了出来,看向了仍然面对电脑的源赖光,依旧保持安静。

        但随着源赖光关上了文档,却点开了右下角的弹窗,御药袋茶音看清上面的内容后,表情便奇怪了起来。

        恋爱突发事件调查小问卷。

        如果有一天,你的女朋友和你喝多了后,你送她回家之后会怎么做?

        请将选择的选项请填在表格里。

        a:亲她两下。

        b:摸她两下。

        c:跟她做些大人的事。

        d:帮她盖好被子离开。

        御药袋茶音的细眉微挑,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电脑会从刚才的论文内容跳到这种问题非常奇怪的问卷上面。

        只是还没等她多想,然后就看见源赖光在书桌前沉思了会儿,仿佛在确定答案,还很认真的摸了摸下巴。

        说起来时间长,实际上源赖光也就思考了几秒钟,之后御药袋茶音便眼睁睁的看着他敲着键盘输入答案。

        ad。

        “您是懂照顾人的。”御药袋茶音讽刺道:“起码完事后还知道盖上被子。”

        “请注意审题,这是女朋友。”

        “那也要注意当事人的意愿吧。”

        “如果你喝多了的话,我也会这么细心的照顾你,这一点还请放心吧。”

        源赖光选择关机,转过身看向御药袋茶音看垃圾般的眼神,双手合十放在腿上:“说说吧,真的要毁约吗?”

        “是我不打算招惹麻烦。”听到这忽然的转折,御药袋茶音仍面不改色。

        “为什么这么说?”

        “就以今天的事情来说,我已经站在了她们的对立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们这两天恐怕也要搬过来了吧?”

        “没错。”源赖光深深地看了眼她的脸,已经开始佩服她:“所以你要走?”

        宗师不仅活的通透,知道该当透明人的时候当透明人,在心思玲珑剔透这方面,唯有大宗师能与之相比。

        听到他还在问,御药袋茶音眼神奇怪:“难道我要留下来被针对吗?”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

        空气凝滞了几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