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那我现在打开?”源赖光抬头。

        “不行不行,必须要自己一个人才能打开,人家说这样才不会被误导。”

        要打开的动作被母亲制止,源赖光也就停下了,但心里也没太在意。

        现在都已经是什么年代了。

        就连寺庙的和尚出来做法都拿着可伸缩的禅杖,木鱼都是电子循环播放声音,这解释估计又是营销手段。

        阴阳先生也是会与时俱进的。

        他两次去伏见稻荷大社,还有那次去清水寺,基本上就没见过哪位神官算命时手边不放收款码刷卡机的。

        估计是利用父母的心理作用。

        说不定里面就是张纸,写着“就算是欺骗,你也不想父母很伤心吧”之类的话,想到这他也没打开的心思了。

        源赖光把盒子放在一边,忽然又问道:“您和父亲打算在这待多久?在这里过年吗?不回去的话也可以吧?”

        马上就要进入十二月下旬了。

        街道上张灯结彩,已经有不少店铺放上了圣诞树,虽然京都是很排外的城市,但能赚钱的时候也不含糊。

        紧接着圣诞节的就是新年。

        源赖光记得老家里其实没有他们家的什么亲戚,所以要是父母愿意在京都市里过节,刚好就在这过好了。

        毕竟过年象征的团圆,只要一家人都在,在哪里过倒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接下来千代直子就给了个令他意外的答案:“我们今天就走了。”

        “今天就走?”源赖光挑了挑眉。

        源树一郎咳嗽了两下,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笑呵呵的对着他解释道:

        “我和你妈打算去熊本转转,那边也有咱们家的亲戚,如果到时不出意外的话,应该直接就在那边过年了。”

        源赖光看了眼母亲,得到肯定的眼神后点头道:“那我就不跟着去了。”

        他也没有非要一家人过年。

        本来这边年味就不足,再加上人非故人的原因,对于这具身体的父母更多是感恩而非依赖,自己过也好。

        “我跟你妈商量好了,反正你过年也有人陪,就不用担心我们两个了。”

        源树一郎偷瞄了眼在儿子身边坐着的,不知道排名第几的儿媳妇,脸上不禁泛出了如同菊花一般的笑容。

        “既然这样,那我就在这过年了。”

        源赖光沉吟了会儿便点了点头。

        既然父母都不在意,那他就更不用在意了,估计也是憋的久了,二老总想着出去逛逛,那也就由他们了。

        他们在这里没有亲戚,自己也没有上司领导,过年连个串门的地方都没有,对他来说也只是个普通节日。

        “不过...”

        就在源赖光想起来,那位名叫慕川泉的父亲,似乎跟自己家有渊源想询问的时候,却被突然状况打扰了。

        “叮咚,叮咚——”

        清脆的电子门铃声响起。

        距离最近的母亲起身。

        打开门口的电子显示屏,就看见了正提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前的二女。

        ......

        源赖光站在庭院里,给工人指着具体的房间,叮嘱他们小心些搬运。

        穿着橘色工装的工人搬着东西。

        虽然没有大件电器,但也有很多易碎物品,锅碗瓢盆基本都拿来了。

        “我把公寓的东西都搬过来了...”

        咲初小藤低着脑袋,站在源赖光身边怯怯懦懦的,看着来回搬运的东西,她脸色微红着小心翼翼的说道。

        其实搬家对她而言挺容易的。

        除了衣服和床单之外,也只有一堆书而言,自己打个车就能拿过来。

        但咲初小藤却觉得把锅碗瓢盆扔掉很可惜,所以就都拿了,但其实叫搬家公司更多是拿良影天海的东西。

        不要小看一个女生的储存力。

        哪怕是在公寓宿舍,存留的各种小东西也数不胜数,像大学毕业的时候,女生运东西起码要几个小推车。

        而咲初小藤只能说是少数。

        在远处的庭院的石头上,良影天海站在高处,兴高采烈的指挥着搬家员工的往里抬东西,知道的她是在指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攻克高地。

        “让人家专业的人自己做吧,你不懂不仅效率会慢,说不定还会受伤。”

        源赖光看了眼有些惴惴不安的咲初小藤,好像都想要上手帮忙,不禁感觉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我知道了。”

        她瞬间又老实了。

        偷偷瞄了眼身旁的源赖光。

        又看了下周围的庭院。

        咲初小藤心里一阵开心,因为她想到,自己要和源赖光住在一起了。

        可片刻后她眼神放空了下。

        从兜里拿出手机打开,盯了眼屏幕上的日期,同时在心底默算时间。

        她咬了咬下唇瓣,犹豫了会儿拽了下源赖光的衣服,在被注视后又缩回了手:“小木君的婚礼...要办了吗...”

        源赖光闻言愣了下,神色随即凝重起来:“你说这我想起来了,明天我们就要出发了,估计年前才会回来。”

        “我,我们?”咲初小藤脸色怔住。

        “差点忘了告诉你了。”源赖光沉吟了下然后说道:“这次你就不要去了。”

        咲初小藤张了张嘴,樱粉色的唇瓣微微颤抖,眼睛也不禁逐渐变大。

        她脸上露出了呆滞的表情。

        刹那间她的心头被一层厚重的乌云所完全笼罩,这个消息就犹如晴天霹雳般把她的好心情全都给劈散了。

        她微微张着自己的唇瓣。

        喉咙里却发不出来半点声音。

        源赖光扭过头看了眼她,自然注意到了他的异样,心里知道小女生可能会多想,斟酌了下语言缓声说道:

        “那位池田桑的病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晴明跟我们说人越少越好。”

        他并不是不想带咲初小藤去。

        昨晚在御药袋茶音来之前,小木晴明给他打了个电话,主要就是说那位名字叫做池田千夏的女孩身体情况更差了,比本来想象的时间还要快。

        因为做了很多次化疗,池田千夏整个人的头发都掉光了,精神状态更是很差,看起来已经不像个正常人。

        谁愿意自己的丑陋被人看见?

        哪怕那位池田千夏愿意,小木晴明却不愿意了,对他本来邀请的很多同学发了道歉短信,说婚礼推迟了。

        实际上是为喜欢的人留些颜面。

        也就是因为结婚要把最美好的一面展露出来,所以小木晴明有决定不再邀请其他人来参加婚礼,他这边只有源赖光和河谷正英两个人去就好。

        要说带上咲初小藤也可以,但既然不太相熟,还是自己去一趟就好。

        毕竟就连女方那边,小木晴明告诉自己也只有两三个同性朋友,不会带任何的家属,只有挚友才去参加。

        所以他也不准备带人去了。

        可即便有了这解释,咲初小藤依旧面色呆滞,有种不知所措的模样。

        她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

        后背瞬间出了层冷汗,整张脸都木了,心里一下子就开始恐慌起来。

        “难道是我争风吃醋,太贪心太过分了,所以现在都开始打压我了吗?”

        “可我只是想搬过来照顾他而已...”

        “下次是不是就要我再搬走,然后再也不联系,连孩子也不让生了吗?”

        /109/109294/28596395.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