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若问如今七幽宗里,势头最凶猛的人是谁?那当然是“杀心长老”了,短短三个月,收服了附近大小十几个魔教。

    如今七幽宗,可算是压冥火教一头了,这方圆几千里,就剩下这两个“魔门大宗”,还在彼此角逐,其余的,只能臣服两家之下,否则指不定哪天就让人灭门了。

    而越是如此,任平生越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之所以会感到“寒”,是因为他的修为还不够,他若是立马有了天罡境的修为,又怎会感到寒冷?

    这一日,他把那些碎玉里的灵气吸收后,紫气聚来,丹田处内元涌动,霎时间走遍全身百穴,在他身上,有道道紫光绽出,这一刹那,他感到真气更是运行无阻了,连五感六识也敏锐了许多,终于突破至灵虚境第八重天。

    如今在天罡境之下,应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千丝万引一出,试问何人能挡?万千剑法,可有一剑,能胜得了他手中的一根六尺竹杖?

    接下来,他要尝试修炼前世的“缥缈神剑掌”,此掌凌厉至极,练至化境,任何人也难以抵挡,须得灵虚境九重以后方可开始修炼,他现在还差了一重,不过想来无有大碍,可勉强一试。

    但是七幽宗里面定不适合修炼此掌,此掌威力绝伦,弄不好一掌直接震塌他的洞府,再者恐还会引起旁人注意,所以他选择去到七幽宗后山下,一座深谷里修炼此掌。

    “缥缈神剑掌,体纳真气,百穴汇聚,经由‘太渊’、‘大陵’、‘神门’三穴,亦或‘阳池’、‘阳谷’、‘阳溪’三穴,亦或‘中渚’、‘合谷’二穴发出……掌出一瞬间,掌力如剑气贯穿天地,万千神佛莫能挡。”

    任平生早已将要诀牢记,如此修炼数日,这一日终于能够发出那石破天惊的剑气,三道真气,经由手腕上“太渊”、“大陵”、“神门”三处穴道发出,将百丈外的几座巨石,打得粉碎,要是将这几座巨石换做几个灵虚境的修者,那结果也一样。

    缥缈神剑掌,似剑又似掌,便如“缥缈”二字,当中千变万化,教人捉摸不定,每一道剑气或是掌力都不尽相同,任平生现在能发出三道剑气,等再修炼一段时间,到了灵虚境第九重时,要发出更多剑气也未尝不可。

    与此同时,青龙长老洞府里,气氛肃穆,只有他和大弟子上官白,上官白见师父这么沉默许久,料必是有心事,问道:“师父……可是当中,出了何事?”

    “嗯……”

    青龙长老微微颔首,凝思许久,才道:“你可知道,这个月,宗主让我去做什么?”

    “哦?请师父明示……”

    “宗主让我,去灭了邪风教。”

    听闻此言,一向遇事冷静的上官白,也不由脸色微变,沉默片刻,说道:“可是这邪元子,已有天罡境三重的修为,加上他六口堂‘六煞长老’,只怕不易对付……”

    “不错……”

    这一刻,青龙长老眼神里忽然多了几分杀意,沉声道:“宗主正是让我亲自带人,去灭了邪元子。”

    “那……师父打算如何?”

    显然,就连上官白也看出了,这时候宗主要师父带人去灭邪元子,此事并不只是表面看去这般简单,魔教里的水,那可不是一般的深。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

    青龙长老闭上了眼睛,他又怎不知,宗主心中所想,如今他青龙一脉声势渐大,尤其是这三个月下来,有了杀心这员猛将之后,收服各个小魔教,他手中更是有了一万多人马,所谓功高震主,薛顶阳不得不开始防备于他。

    这一次,让他去灭邪元子,若是成功剿灭,他也必然元气大伤,若是未能剿灭,呵呵……从今往后,他青龙何以敢再称四圣之首?这无疑是“削藩”呐……

    “此事……可还有回旋之地?”

    显然上官白心里也清楚万分,就算这次成功剿灭邪元子,师父也必定元气大伤,如此多年的心血积蓄,付之一炬。

    “上官白,你立刻从门下弟子里,挑出三千精锐。”

    忽然,青龙长老睁开了眼睛,上官白不由心神一颤:“师父,你打算……”

    “灭了邪风教!”

    这一刹那,青龙长老眼神里的杀机更重了,说道:“我会亲自挑选四名执剑长老与我同去。”

    “那……杀心长老呢?”

    “当然在内。”

    青龙长老目光凝定,如今杀心长老,可谓是他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剑,锋芒到处,所向披靡,此次去灭邪元子,他又怎会不将这把利剑带在身边?

    至于他手底下其他些长老,譬如离火等人,一听竟是去灭邪元子,当场吓得魂不附体,万般想找借口推辞,平日里让他们去一些小魔门,他们自是抢着立功逞威风,可这邪元子何许人也?

    邪元子昔日乃是冥火教主座下三大护法之一,如今占据北边“通阳关”,阻挡着七幽宗继续往北扩张势力,薛顶阳早就将其视作眼中钉肉中刺,一直想要将之除去,奈何迟迟找不着机会,加上七幽宗北域十几个魔教派阀,尤其混乱,不宜“出师北伐”,而现在,北域这十几个门派,全让杀心给荡平了,正好替他清扫出一条道路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