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大约三日后,外面那两人便进来了,果然是熟知此处阵法,并非任平生这种轻车熟路,而是本来就通晓这天魔门阵法的破解方法,尤其是这洞府里的禁制阵法,根本拦不住。

    “就是这里了……”

    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可一看见里面已经坐了个人,顿时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退去,喝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在此!”

    任平生以“自在红尘诀”将身上气息敛去,这两人当然感知不到他的气息了,没回答两人的话,只冷冷问道:“凌霄子,是你们什么人。”

    刚才那一路,他见这两人如此熟悉天魔门的阵法,必然是天魔门的弟子,想必当年,阴常君那些人还是漏掉了一些。

    女的道:“阁下若再不说为何在此,休怪我师兄妹二人不客气了!”

    话音甫落,两人同时祭起了自己修炼的法宝,师兄的法宝是一颗阴煞沉沉的灰色珠子,师妹的法宝却是一颗绽放碧绿光芒,透着玄气的珠子。

    “嗯?”

    任平生仍然盘膝坐在原地,放在膝上的双手,忽然弹出几道无形气流,男子脸色一惊:“师妹当心!”

    由于这洞府里地势逼仄,两人无处遁逃,就连他二人的法宝,都挡不住这几道无形气流,一瞬间,便穿透到了他们经脉里。

    “天脉神功!”这一刹那,两人俱是惊恐万状,再也不敢运功了,一运功,全身经脉寸断。

    当然,任平生也没有伤他们的经脉,这时二人才反应过来,连忙跪伏在地:“前辈饶命!不知前辈到底是我门中哪位长老……”

    任平生道:“我再问你们,凌霄子,是你们什么人。”

    女子抬起头来,仍是吓得小脸煞白,颤颤巍巍道:“回前辈,是我们师尊……”

    “哦?”

    任平生心想,难道当年阴常君那几人围杀凌霄子失败,最终还是让其逃了出去?问道:“他现在何处。”

    两人神情为难,倒不是不说,而是他们也不知道师尊现在在哪,男子道:“这些年,我们也一直在寻找师父,可是找不到……”

    任平生谅必这二人也不敢说谎,男子小心翼翼抬起头来,问道:“敢问前辈……是哪位长老?”

    任平生却不回答,只道:“嗯……凌霄子是你们师父,那么天崖子,便是你们师祖了……”

    二人一听,他直呼师父的名讳也就罢了,居然还直呼师祖的名讳,他到底是哪位前辈?

    任平生看向二人道:“那你二人应该称我一声师叔祖了,起来吧。”说着,将千丝万引收了回来。

    随着千丝万引离体,师兄妹二人如释重负,可一听眼前这人自称他们的师叔祖,不禁满脸诧异,师父可从来没说过,师祖还有一个师弟……

    任平生见他二人一脸错愕的神情,便道:“你们师父可曾告诉过你们,你们祖师一千年前师承何处?”

    “这……”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均摇头,心想别说他们,就连师父都不知道师祖师承,任平生道:“便是一千多年前,天魔子。”

    “天,天魔子……”

    师兄妹二人更是呆住了,他们哪里知晓这等高人前辈,这是魔道里祖师级别的人物了,任平生继续道:“我师尊门下有两名弟子,第一个,天崖子。第二个,天煞子……嗯,也就是我了。”

    “天,天煞子……”

    师兄妹二人愣了一下,又连忙跪了下去:“弟子参见师叔祖,方才无礼,请师叔祖恕罪!”

    “嗯……起来吧,你们叫什么名字。”

    任平生看着面前这两人,之前这两人还在山下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红衣男子身上有股阴气,修魔气息很重,而这绿衣女子花容月貌,身上并无魔气,反倒是有股玄门清气。

    男子道:“我,我叫冯鹤。”

    女子跟着道:“回师叔祖,我是碧玄衣……”

    “嗯,你们的法宝……”

    刚才二人的法宝掉在了地上,这两颗珠子却甚是不凡,也甚是不同,只可惜两人修为还太低,尚难以完全驾驭。

    碧玄衣将她那颗碧绿珠子祭起,只见光芒四射,把整个洞府映得绿青绿青的,说道:“师叔祖,我的法宝,叫做‘碧牝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