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对了,姐姐,你要我今天晚上过来做什么啊?”

    任平生看着眼前这位“姐姐”,心想对方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让他今晚来此继续盗窃灵气。

    水云烟慢慢回过神来,看了看他,问道:“昨晚你使的那门功夫叫做什么?就是……咻咻咻!”一边说着,一边仿照他昨天的样子比划了两下。

    任平生一下看出,原来她说的是千丝万引,便道:“是千丝万引。”

    “千丝万引?”

    水云烟眉心一凝,想了想,七玄宗似乎没有这门功夫,问道:“这似乎不是本宗的功法,你从何处习来?”

    任平生不好说是从梦中领悟来的,便道:“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

    “胡说八道!”

    水云烟一下变得严厉起来:“你不过凝气境一二重天,你如何悟出这等高深功法来?偷学别派玄功,可是本宗大忌!从实招来,不得隐瞒!”

    任平生见她此时这疾言遽色的样子,那他怎么说?难道说是做梦学来的吗?见她又要喝斥了,立即打了个噤声手势:“嘘,姐姐,你别把长老引来了。”

    “咳咳……”水云烟咳嗽一声,将声音放低许多:“那你快说,这功法到底是从何处学来的?”

    任平生也只好把梦里面那些修炼之法说了出来,最后说千丝万引是从这些修炼之法里面悟出来的,她若不信,那自己也没办法了。

    “啊?”

    水云烟听完将头一歪,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些功法,她根本听都未曾听过,世间哪有这些稀奇古怪的修炼之法?莫不是这小子怕自己揍他,故意瞎编些修炼之法来糊弄自己?

    “姐姐姐姐……我绝对没有骗你!”任平生见她忽然攥起了拳头,大惊失色地道。

    水云烟眼神一凝,心想这些修炼之法虽然古怪,可是当中一些玄法,经脉走向,堪称绝世独立,从来无人敢如此尝试,这绝不是乱编的,这小子才凝气境,绝不可能编得出来这等高深的玄法。

    “我问你,这些修炼之法,真是你做梦梦见的,而不是在哪个山洞里捡到的秘籍?”

    “当然了,那么好捡吗?”

    任平生回了她一句,水云烟倒也觉得有理,又看他眼神,不像是在说谎,一本旷世绝学,要真能随便摔进个山洞就捡着,那干脆人人都去跳崖好了,还修炼个什么?

    可若说是梦里梦见的,这不更加离奇吗?

    水云烟百思不解,最后看着他道:“你使出来,给我看看。”

    “哦!”

    任平生也不做犹豫,便将千丝万引朝三丈外一棵大树打了去,十根手指,十丝无形气流,这是他目前能做到的极限。

    水云烟怔怔看着眼前这一幕,原本这千丝万引是看不见的,但因此时外面下着雨,丝丝气流穿过雨点,所以她看见了。

    “太神奇了……”

    水云烟不由感叹这门奇术的厉害,竟能如此精准控制气流成丝,若是用以制敌又会如何?她忽然将念头一动,看向任平生:“臭弟弟,用你这‘千丝万引’来打我。”

    任平生看了她一眼:“你若肯好好叫我一句,我便依你,你偏偏要这么骂我的话,那你便去叫长老来抓我吧。”说完,将头一偏,不去理睬她了。

    “你……”

    见他这满脸傲娇样子,水云烟一咬嘴唇,心想她堂堂云川郡主,还没人敢这么跟她说话,连七玄宗宗主见了她都要低头,臭弟弟!心里骂了一百遍臭弟弟,脸上依然笑着道:“好啦好啦,乖弟弟,姐姐最疼你啦。”任平生道:“哼,那待会儿我伤到你了,你可别赖我。”

    水云烟心想:“小样,就你凝气一二重,还想伤我?做梦吧。”

    等她往后跃开三丈距离,任平生才向她出手,十丝气流在他引动下,几乎一瞬间攻了过去,这速度之快,即使水云烟已经将神识运用到了极限,也依然难以看清。

    “咻!咻!咻!”

    气流在任平生控制下,无影无形,但好在有此时的雨水,水云烟才能看见,此时她身影不定,一次次避开任平生的气流,但每一次,并非那么轻松。

    任平生见她能够避开自己的千丝万引,当下便也稍稍放宽松了些,双手十指,迅速变幻起来,而那十丝无形气流,竟也瞬间变若鬼神,飘忽不定,来去无影,水云烟心头不由一惊,在连续几次闪避后,竟隐隐感到几分吃力。

    “停!”

    最后一下,水云烟手一伸,往后跃出丈许距离,任平生十指一捏,十丝无形气流立刻消散雨中,没留下任何一丝痕迹。

    “姐姐,你没事吧?”任平生看见她满脸水珠,却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

    而水云烟看着他,此时心中已感到几分震撼,刚才那十丝气流,她以神识窥探过,极其细微,若练至化境,怕是能够轻易穿透护体真气,甚至是宝甲,至于肉身,更是不可能防得住,也就是说,可以直接打进一个人的穴脉之中,千手也难防。

    幸亏她是灵虚境的修为,倘若是凝气境,只怕没有几人能防得住这小子的千丝万引,这小子,能悟出如此奇术,难道竟是千百年一遇的奇才?

    “好了,没事了。”

    水云烟慢慢走了过来,脸上并不露出惊奇,又往他身上看了看,说道:“臭……咳咳,阿平,以后你记住,这千丝万引,不要轻易在人前显露出来,知道吗?”